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

午觉醒来音乐放到丁可的《Petal》。眼镜被丢在一边,视线模糊。天花板是一成不变的颜色,塑料瓶里的水是透明。梦里的花瓣一层层脱落,最后只剩下淡黄色惨败的花蕊,象牙白的肌理却成为少女雪纺飘飞下的肤。

这一别后大概是相见无期。从最初隔着几所学校的距离,被拉长为城市与城市间漫长的铁路线。想必再过几年,待你我在人群里认不出彼此,你已在国界线之外。

 
评论
热度(2)
© 青鈍/Powered by LOFTER